日本一级在线看的免费

日本一级在线看的免费节目就在白慕容的一番壮烈中结束了。

夏绫拿到了钥匙,取得了本周的第一,洛洛组第二,夏雨组垫底。

收工时,夏绫转头,发现夏雨和郑晨浩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,也不知道是因为输了游戏还是因为之前的小冲突。

别人的烦恼永远是别人的。

夏绫转念间就把那两人抛在脑后,去找洛洛:“一起回家?”她们现在住在一起,又是来参加同一个节目,昨天,洛洛就是搭夏绫的保时捷过来的。

谁料,此时听到她的邀请,洛洛却摇了摇头:“慕容说要带我去一个好玩的水族馆,正好等会回城吃完饭,去看夜景。小绫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夏绫微微愣了愣,不是吧,难道这一句还真的看对眼来?台上演假情侣,台下真的开始约会?“你们……”她找来找措辞,怎么都想不出合适的话语。

白慕容走过来:“洛洛,出发了。”又看一眼夏绫,“放心放心,我不会吃了你们家洛洛的,等去完水族馆,我会把她平安地送回家,ok?”

ok你妹。

夏绫很想爆粗,但想来想去她也不是洛洛的什么人,管不了她和谁出去约会。可是,像洛洛那么单纯的人,被白慕容这种花花公子欺负了怎么办?

拉着洛洛,夏绫认真的说:“他很花的,交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,你带防狼喷雾了吗?我车上有,给你拿一瓶。”

白慕容:“……喂,讲坏话能不能不要当着我的面?”

荒原中静静伫立的黑长直高冷女孩

洛洛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没事啦小绫,你放心,慕容他就像我哥哥一样,我才不关心他有几个女朋友呢。”

夏绫这才安了心。

白慕容也笑着,带了洛洛和夏绫告别。

夏绫目送他们离去,容平走过来。

“要我送你回城吗?”下了节目的他,穿一身素色外套,温文尔雅的模样,就像一个和蔼可亲的前辈,“和我家还算顺路。”

夏绫有些迷茫,为什么容平会邀请她?

实际上,容平在看了她节目中的表现后,越来越确定选择她是正确的,两人速配非但不会拉低他的身份,反而很可能成为节目中最亮眼的一对——前提是要压倒白慕容和洛洛的风头。白慕容和洛洛的配对感很强,他希望和夏绫加强一下这方面的感觉,这对于下礼拜拍摄节目也有好处。

夏绫犹豫着要不要答应。

林郁南已经走了过来:“小绫,你怎么还在这里?快点收拾下,晚上我们还要回城开个小会。”

于是,夏绫不用犹豫了。

“抱歉啊容哥,”她说,“我还有点事情,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容平也听到了林郁南的话,心里虽然觉得他不识趣,但也无可奈何,只好与夏绫告别。

夏绫这才转过头来看林郁南:“什么小会?”她怎么没听说过还要开什么会议?不会吧,回城以后肯定很晚了,居然还不能休息,天哪。

林郁南说:“并没有什么会议。”

“啊?”他干嘛要骗容平?

“别磨蹭了,快上你自己的车,我把你送上车也就完事了。真是的,我这个经纪人为什么还要兼职保姆?”林郁南一边不满地碎碎念,一边把她推上了保时捷车后座,砰的一声关上车门。

“喂……”夏绫还没反应过来,转头扒着窗子去叫他。

林郁南却已经走远了。

“什么人嘛,神神叨叨的。”她小声叹气,嘀咕。一转头却被下了一大跳:“哇——厉雷你要吓死我啊!怎么一声不吭地坐在这里?!我都要被你吓出心脏病了!”

她的车后座上,干净柔软的米白色靠椅中,正懒洋洋地坐着一个男人,有着一张大大的温和的笑脸,正是厉雷。

“这么容易就被吓到?”厉雷身体前倾,靠近她,“好啦好啦,我应该先让林郁南告诉你一声的。”

告诉她什么?他在车上吗?难怪刚才林郁南阻止了她跟着容平走,原来,他早就知道这里有尊大神等着呢。

夏绫嘀咕:“你和林郁南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。”

“那简单,”厉雷和她相处久了,很容易就跟上她的思维,“我说他要是不帮忙,我就直接下去找你。他被吓得不轻,简直想把我杀人灭口,哈哈哈。”

“你还笑。”夏绫无语了,这到底是个什么恶趣味的人啊?

她认命地在他身边坐好,吩咐司机开车回城。那司机是她新雇的,不过,是麦娜姐介绍来的,以前就给明星开车,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,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,眼下,见到厉雷和夏绫的模样也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色,很信得过。

厉雷伸手把夏绫揽进怀里。

“喂!”夏绫瞪他,小小地挣扎了下。

“想你了。”他在她身上蹭了蹭,就像一只大型宠物,不松手。

夏绫本来不太高兴的,听见他那句“想你了”,忽然,就觉得心软了下来。今天一大早,他就开着车巴巴地跑到拍片现场来送饭,连她的面都没见到,堂堂一个大boss,东躲西藏地委屈自己。“你该不会从早上等到现在吧?”

“也没怎么等,”厉雷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,低头,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,“有些公务要处理,在车里开了好几个电话会议。”

原来,他竟是连车门都没出过?

还开会,在这样狭小局促的空间里。

夏绫只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,不知不觉就让他抱着,再也不反抗。

“下次别这样了,”她柔声说,“你傻不傻。”

“我就是傻。”他没脸没皮地承认,声音里却含着几分笑意,“傻乎乎地跑过来盯着你,怕你吃不好饭,怕你被欺负,怕你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怕你跟人跑了。”最后几个字很低,消失在寂静的空气里。

夏绫的心,忽然就微微悸动。

是不是长久以来,他都是这么没有安全感?所以才牵肠挂肚,无论她去哪里,他都要不辞辛苦地尾随?“我不会跟人跑了的。”她说,伸手哄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手臂。